Saturday, February 27, 2010

心,不会再软。


是时候了。


昨晚和释迦牟尼,Nabi,耶稣等神在《周公办事处》开会的结果,我是时候离开这个“家”了。

在这六七年里,该尝试的,该得到的我都尝试了,得到了。营员,组长,区代表,最佳营员,联谊会筹委,最佳学记,节目策划,团康,辅导员,营长。如此收获,夫复何求?

在这里,认识了一大帮可以交心的兄弟姐妹。

在这里,学会如何搭巴士,乘渡轮到目的地。

在这里,懂得如何待人处事。

在这里,从内向转换成健谈和脸皮厚。

没有在这里的种种,就没有现在的我。


可是。。。

是时候了。

就像当年Man Utd 的Paul Scholes选择当勇时期退出国家队那样,我也想仿效他,离开这个家。

小的,年轻的,都各自找到自己的目标和方向了。我不想,自己像那些老人家那样,明明年轻的都不认得自己了,还不paise问他们“我是谁?”,死硬要人家记得他们。


我不想慢慢被人家遗忘,所以宁愿我遗忘人家。

我就是这样自私吗?

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已经得到所有我要的东西了。也是时候,换个方向冲刺了。

我不会再像21届后那样心软了。

珍重。我的家人。

Friday, February 26, 2010

如此结局


看追完《恋爱星求人》,结局让我很惆怅。


怎么他要让他? 明明自己就很喜欢她。现在是怎样? 扮伟大?


我不能接受。


Saturday, February 20, 2010

新年要快乐。

闷得发慌
打game打到关节炎
看戏看到眼泪汪汪
想过翻一翻CVS
还是宁愿闷得发慌。
新年快乐
Derma的早早都不在了
毕业时的心情
都渐渐被冲淡了
gathering也变得没意思
明年我看算了吧。
朋友之间
情人之间
今年可能很大问题吧?
阿弥陀佛
当我脆弱时
唯一能做的
也只有
阿弥陀佛。

Saturday, February 13, 2010

虎胡护湖户沪?




现在,11.37pm。除夕夜。




李圣杰的歌从扩音器进入我external acoustic meatus里,经过ear canal,再进入middle ear和inner ear。本该那些impulses是进入我大脑的,可是这次竟然钻到我心里去。故中原因,等我上了CNS再向大家解释。




一个跟我一样常常emo的小妹妹说过,一个时不时听李圣杰歌的人,心情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这什么歪理?哈哈。不过也歪的有点道理。




今年的团圆饭,也只是一顿稍微丰富的晚餐。团圆?一个人孤孤单单走到海角天边就有。或许全世界走一遍后,也团不了圆。不过新的一年,我也应该意思意思乐观一下下。(希望我以后的家庭,能团团圆圆,一家人开开心心。^^)




11.56pm。要12点了。初一了,情人节了。得打电话给远方的猪了。




虎年,肖蛇的朋友,刑太岁哦。管它啦!做人对得起天地良心就好。




祝福大家:(看看贺年卡的贺语)^^ Z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