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1

热血

又开始找回人生的目标。

又开始热血的旅程,

加油。


一個插著喉管的老人

一個插著喉管的老人,我們都是這樣稱呼他。

第一次和他老人家見面,大約兩個星期前:早上,第四號病房,十七號床。66歲,他骨瘦如柴,面無兩斤肉。當時,我很純粹的走上前,打算和他聊一聊天,關心一下他的病情,想知道他入院的原因。

"嘶。。嘶。。"這是他回復我的對白。嘴巴在動輒,卻發不出聲音,正確來說,只是非常微弱的聲音。 翻開床頭的病例報告,醫生診斷是聲道癌。他已經接受了辛苦的電療和化療,也開刀切除了腫瘤,一併切除掉聲道。那喉管,是讓他呼吸的一個管道。

之後每天早上在病房里看病人時,我都會去到他的病床前,看一看他,用眼神給予鼓勵,象徵性的鼓勵,因為我能做的就只有這樣,沒人能比他更瞭解自己的痛苦。

最後一次見他,在上個星期三。當時我陪同幾位主治醫生來到他病床前,聽到他們的討論,才發覺到他的癌細胞又發作了。這次更深入,更束手無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他吃得好,睡得好,只是大家都知道,這比登天還難。想說讓他的家人接他回去,可是他搖搖頭,沒有家人。

今天,我一進入病房,就聽到護士們竊竊私語。果然,十七號床空了,只剩下他的名牌掛在床頭上。

人生,就這樣,一眨眼,甚麼都會發生。

獻上我的哀悼,安息吧老人家。

一個下大雨的清晨

外面的世界,下著雨。
內心的世界,盼望著奇蹟。

给Winnie Wong

“好久不见,好久没写部落格了。”————————我选择了一贯的开场白,为这篇文章掀开了序幕。

每每有劲儿写部落格,不是心事重重,就是感慨万千世事。今次不然,很特别的是,我把它写给了一位同班同学+好朋友。

今天,4月12日。是我和番薯的2周年纪念日,这我们小俩口的事嘛,就不在这里畅谈了。还是来谈谈这位寿星的一些故事吧!

这一位小朋友名叫Winnie,或称小婷(应该没写错!XP) 。认识她,在公元2007。那时候的她,tmd书呆子一个。天天都看到她在study area,两脚缩得像CP的孩童那样,穿着大码的寒衣在啃书。时不时还发出朗朗读书声,椅脚摇啊摇的,鸡蛋糕的害我不能专心读书。哈哈!这,就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

整个foundation,我们都很少交际。对她的印象,比我kelisa的车镜还更模糊。有一点就是,以前的我整天都叫她美女!!!我可以发誓我那时候不是要亏你。我是真心的,真心的想要日行一善啊!

不知不觉,从2007-2011,我们认识了将要5年了。这些年头,我们都看到了你的转变。

很久很久以前的你,每次考试要到都紧张的不得了。一直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读…

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

牺牲是人生的一部分,牺牲是应该的。

当你在活着的当下,是别人,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的,牺牲了性命。接着,转交给你 。

所以,当你失去某样东西时,你只不过是pass给其他人。

同时,你也会获得别人的东西。

瓶颈

如题目,遇上了瓶颈。

太多。太多。

怎么办?

我再厉害也会有弱处啊!

一直告诉自己好的思想会带来好的结果。结果呢?

没办法。尽力吧!

2011

新的一年 ,我会活得比去年更好。

身体健康就好。

学业不必进步,保持程度就好。

开心就好。

太久没写部落格,乱写就好。